与伊斯兰激进主义者对抗,你觉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发布时间:2020-06-14 编辑: 查看次数:510

与伊斯兰激进主义者对抗,你觉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2005年10月,巴基斯坦发生了该国史上最严重的地震,而巴基斯坦的极端组织TNSM抢先一步,派出救援团队进入灾区史瓦特。而那也正是史瓦特这个地方的恶梦的开始⋯⋯

出身TNSM的毛拉(mullah)在布道时说这场地震是真主给我们的警告。如果我们不改正自己的行为,并依循莎莉雅(sharia),也就是伊斯兰律法过日子的话,将会有更严厉的惩罚从天而降。

––摘自《我是马拉拉(青少年版)》

你是否也讶异于「天灾是老天给予的警告与惩罚」这样的论述,竟然到了21世纪都还听得到?但是大多数的巴基斯坦的人们(尤其是妇女们),仍是打从心底、从未怀疑地深信并且畏惧着。大多数受过教育的人从来不曾真正地感受到「知识」与「教育」的可贵,因为这些东西就像是空气一样环绕在四周,很少出现资讯、知识缺乏的问题,只有「我要不要、学不学」的问题。

马拉拉‧优萨福扎伊(Malala Yousafzai)在这场地震中,深深感受到了「教育」的力量,以及「媒体」如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般的可怕。在那场地震过后,TNSM的领导人之一的毛拉(mullah,即宗教导师的口头称呼),时常在电台当中布道、教导大家如何过品德高尚的日子等等,但渐渐地,随着听众越来越多,也拥有了一群拥护、支持的粉丝们后,毛拉在电台当中开始宣导「听音乐」、「跳舞」、「让女人走出家门」、「让女孩上学」等都违反了真主的教诲,这些都是《可兰经》所严格禁止的。

起初,还有许多人不畏惧地愿意站出来反对毛拉的言论,但是随着毛拉在电台上将这些反对人士的名字一一公开,并贴上「罪人」的标籤后,人们开始退却了,更遑论是后来的杀来放火样样来,能继续公开自己立场,反抗到底的人已成少数。但是当时年仅16岁的马拉拉做到了⋯⋯

麦克风的存在让我觉得自己宛如在对全世界说话。我只在地方电视台与报纸上说过话,但是,我仍觉得风会将我的一字一句吹向远方,就如同它在春天时会把花粉吹得四散,让种子得以满布大地。

––摘自《我是马拉拉(青少年版)》

人生不像电玩RPG,知道怪物在那还能毫无畏惧地勇往直前,就算不幸失败,只要按个「Restart」,一切又可重新开始,直到破关为止。但是马拉拉却能在知道前方的道路困难重重后,仍然挺直腰桿,不屈不挠地走在她所坚信的对的道路上。她所做的事情其实并没有那幺困难:接受电视台、报纸採访、主动投稿到BBC发表在塔利班统治下的生活点滴、协助拍摄《纽约时报》关于巴基斯坦教育现况的纪录片等等,最困难的地方在于如何跳脱环境所给予的限制,甚至是威胁。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outhbank Centre

《我是马拉拉(青少年版)》 from Readmoo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