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桥故事:顺济古桥

发布时间:2020-07-13 编辑: 查看次数:506

  史学界专家吴幼雄教授曾说,若问泉州古城区的宋代城市建设文化遗址有多少,答曰:第一就是顺济石桥;第二才是德济门遗址。泉州天后宫古称顺济宫,因受宋代皇帝的赐封,宫前的桥亦取名——顺济桥。它準确地反映出宋元400年间,泉州南城门一带“朝为原宪暮陶朱”的海外交通和贸易繁荣的盛况,是泉州不可估量的重要“海丝”文化文明见证。

新桥故事:顺济古桥

      顺济桥始建于南宋嘉定四年(1211年)长500米,宽4.6米,因建设年代较上游石笋桥(浮桥)晚,顺济桥俗称“新桥”(新桥社区因此而得名),位于泉州市鲤城南门晋江下游,是福建历史名桥之一。桥北原特设段木樑桥,有警即吊起,以御敌寇。筑有桥头堡,置戟门,昼开,夜有警闭,今皆不存。南端桥堡上勒“雄镇天南”四个大字。
    历经2000年至2010年间多次颱风侵袭,顺济古桥损毁严重。如今仅有残桥遗址尚存。顺济桥的倒塌,曾经引起广泛的热议,因为它牵动着太多人满满的回忆。重建人行观光桥和古桥遗址公园的呼声一直不绝于耳。

新桥故事:顺济古桥注:卫星地图所示,上为新顺济桥,下为倒塌的顺济古桥,北连中山南路。

      早在2010年11月,经泉州第83次市长办公会议研究,具有800年曆史的旧顺济桥拟改建为人行桥,以供市民登桥赏江景。
      时间到了2018年,晋江两岸的环境整治和景观全面提升已经取得突飞猛进的进展,旧貌换新颜。公共自行车系统已经成熟,却没有跨江的自行车(电动车)专用通道,人车混行存巨大安全隐患。人行观光桥的建设时机已趋成熟,建成后对联动一江两岸人流及带动古城(尤其是城南)发展意义非凡。

新桥故事:顺济古桥

      历史上泉州古城因“刺桐港”而闻名于世,位于晋江江畔的富美古渡等一众码头是繁华中的核心,“涨海声中万国商”,“市井十洲人”,就是形容这一带的盛况。可以想见,人行桥建成后,贯穿“千年泉州城”的“一条中山路”将直通晋江对岸,不仅激活了城南,也带动了对岸。已有的江滨北路覆盖了原有的古渡口无法改变,市区一侧能开发空间已很有限,顺济桥南岸开阔的江滨地带可以开展特色滨水旅游项目:印象宋元富美古渡?顺济桥北岸可以开展:泛舟探古?古城文化和新式旅游的结合深度开发,未来还有无限的想像空间。

新桥故事:顺济古桥

注:顺济桥下翩翩起舞的海鸟

* 顺济桥二三事*

  旧顺济桥,承载着很多新、老泉州人的美好回忆,他们或求学求生计,或恋爱,或结婚,都在这座古桥上留下了幸福的脚印。回忆起他们与这座古桥的点点滴滴,他们有说不完的话,讲不完的故事,道不尽对古桥的留恋和深情。旧顺济桥是他们人生中的一个符号,是怀旧,是甜蜜,是挥之不去的旧影。
我的顺济桥我的城南旧事
它是我成亲时的迎亲路(讲述:陈汉农 70叟家住南门伍堡街)
  十几岁时,我经常过旧顺济桥到青阳外婆家。当时很多人在桥边钓鱼,我总是好奇地围观,有时看到水里面鲨鱼出水飞跃,大家说是出来“拜妈祖”,现在想想那些鲨鱼更像海豚。三十多年前,我和爱人结婚了。爱人是浮桥东浦村人,刚好是在旧顺济桥的另一头。我记得当时是坐三轮车迎亲的,队伍浩浩蕩荡地经过旧顺济桥。现在回忆起来,还是挺浪漫的。

过顺济桥求学安家(讲述:曾天赐 80叟家住南门米舖巷)
  新中国成立后,我每天从晋江这边的桥头走旧顺济桥到泉州市第七中学(晦鸣)读书。一趟2.5公里的路程,我赤着脚走,并不觉得苦,因为我觉得路好走。当时的旧顺济桥老百姓称为“泉州桥”,已经是水泥路。当时那条路人来人往的,算比较热闹了。晋江很多人挑着地瓜、大米经顺济桥到南门的米舖巷卖。
  上世纪90年代初,我带家人到米舖巷开锅炉厂,经常走顺济桥往返家里和厂房。当时已经有自行车和摩托车,但我还是习惯走路,这已经成为我的习惯。不过,我的子女会骑着自行车过旧顺济桥到青阳等地方去送货。2000年,旧顺济桥宣布禁止通行。我总是寻思着什幺时候桥能得到修复?
  在那建遗址公园,一直是我希望的!有桥又有公园,来往的人肯定增加,多座桥多条路,促进了城外的人们与泉州城的交流。

顺济桥见证我俩甜蜜爱情(讲述:唐登)  
  在泉州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娶了泉州贤惠的媳妇,我的生命已经同“泉州”这两个字紧紧缠绕在了一起,我是一个“正宗”的新泉州人。
  与妻子处于恋爱阶段时,我居住在华洲,顺济桥、江滨公园都是我们约会的“胜地”,但因为天天见并未发现它们在自己心中所佔的分量。直到旧的顺济桥倒塌后,看着夕阳下与老婆在顺济桥边的甜蜜剪影,一种说不出的惋惜与震撼在心中油然而生。记得与妻子还在热恋的时候,我买了辆时下最流行的折叠自行车,当时心里美滋滋的,赶紧约上妻子一起骑着我们的爱骑“兜风”去。围着市区转了一圈,我们骑回了顺济桥。我是摄影爱好者,相机就像我的宝贝一般从不离身。我们边欣赏着周边的美景,边呼吸着这里充满新鲜味道的空气。夕阳西下,一种常人无法感受的、专属与我们的甜蜜感觉在我心中像绽开的烟火般异常热烈。我立即将相机设定为自拍模式,逆着光将我们爱的剪影永远地定格在了顺济桥边上。
   妻子告诉我,旧顺济桥承载着她童年满满的回忆。妻子的父母在泉州工作,但家却居住在晋江,当时顺济桥是他们每天的必经之路。岳父岳母每天骑着三轮车,载着还天真无邪的妻子,来来往往为生活而奔波,小日子虽然艰苦,但那种全家人齐心协力为生活而努力的激情却是妻子童年时最珍贵的回忆。或许因为妻子这段独特的经历感染了我,我虽然是个新泉州人,却对顺济桥有着很深的感情。我时常会通过镜头利用各个角度为顺济桥留下最美的身影。而因为自身从事媒体工作,在旧顺济桥倒塌时我为它留下了最后略带凄凉的影像。这样强烈的对比,让我一下意识到顺济桥早已成为我在泉州生活的代表符号之一,因为我与它有着太多太多的联繫,它给了我太多太多的回忆。
  每次经过这里,每一个熟悉的场景都会让我怀念起热恋时的甜蜜点滴,听说顺济桥以后将建成遗址公园,相信,改造后的顺济桥遗址公园必定会给人们生活、工作带来更多的便利。无论如何,顺济桥在我心中留下了一份关于爱情的甜蜜回忆。